信托做“托” 阳光私募阴影一面

发布日期:2020-09-11 10:00   来源:未知   阅读:

  凯石投资曾与重阳、泽熙私募投资公司并列为“私募三巨头”,但最近其名下的一款产品亏损,使得阳光私募的运营风险问题浮出水面。

  一款私募产品的迅速巨亏,撕开了阳光私募运行中借道信托但管理松散的种种问题。

  5000万,交给“明星基金”代为管理,运行不到一年之后,仅剩不到1000万,亏损近80%。

  2011年5月,庄忠范经国信证券客户经理席小鸽介绍,认购了江西国际信托(2012年10月更名为中江国际信托,下称中江信托)设立的“金狮198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上海凯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担任该计划的投资顾问。

  这是一份在中国极为常见的阳光私募产品。这种产品最早源起2004年,当时,“私募教父”赵丹阳与深国投合作,发起国内第一只阳光私募基金——赤子之心(中国)集合资金信托。

  这种被称为“阳光私募”的范式受到业界全面模仿,作为持有金融牌照的非银行类金融机构,信托公司以向投资人发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方式帮助私募基金募得资金,同时,在私募基金代客理财的过程中,信托公司以规范化、透明化的优势,保证投资人的资金安全。

  公开资料显示,凯石投资成立于2008年,注册资本10亿元,以金融投资获益著称的雅戈尔(行情资金股吧问诊)曾为公司大股东。凯石投资旗下资产管理规模一度超过100亿,曾与重阳、泽熙私募投资公司并列为“私募三巨头”。

  然而,半年之内,巨亏很快发生了。这一案例则使阳光私募灰色操作方式渐渐浮出水面。

  这是一款结构化阳光私募产品。信托合同显示,庄忠范投资的这款信托产品期限18个月,规模2.4亿。其中工商银行(行情资金股吧问诊)理财资金以1.6亿认购优先级。而庄与上海凯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分别出资5000万和3000万,认购劣后级。

  按照合同约定,工行理财资金能优先获取7.675%的年化收益,超额收益部分则由庄与凯石投资按比例共享。这相当于,作为劣后方的庄和凯石投资以3倍(2.4亿/0.8亿)的杠杆进行证券投资。

  但2012年3月,庄因信托计划投资惨淡,提出终止委托协议。这时才发现他原本的投资金额5000万元,至2011年12月13日时已剩下不到1000万元。

  在多次交涉未果的情况下,按照合同约定的争议处理方式,2012年9月庄忠范曾将中江信托告上北京仲裁委员会。他认为这一切都可避免,但实际的投资决策和操作都由凯石投资直接发出,责任在于中江信托未能亲自处理信托义务,导致并放任了信托风险的发生。

  银监会2009年发布的《信托公司证券投资信托业务操作指引》规定,信托公司应“亲自处理信托业务,自主决策”,并亲自履行下达交易指令的义务,“不得将投资管理职责委托他人行使”。

  庄与中江信托签订的信托合同也约定,中江信托根据凯石投资的投资建议“进行信托资金的交易和运作,并具有投资决策权”。

  但中江国际信托方面称,在信托计划运作过程中,包括证券的买入和卖出的所有指令,“均是中江国际作为受托人亲自运营本案信托计划,向国信证券公司直接发出的”,“不存在未亲自运营信托计划的情形”。

  在向北京仲裁委员会提交的一份落款为“国信证券深圳红岭中路证券营业部”的证明显示,金狮198号产品在2011年4月18日至2012年10月11日期间,数据下单委托均来自中江国际信托的北京机房。

  但一位曾在凯石投资工作的基金经理对此并不认同。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信托公司都会给私募公司开一个远程终端。通过这个终端,所有交易指令显示为信托公司北京机房发出,但实际交易均由私募公司直接操作。

  一般的操作流程是,私募基金经理在MSN上将交易指令发给私募公司交易部,交易员则登陆由信托公司提供的交易平台,直接将交易指令转给证券经纪商。

  这在行业内是普遍的潜规则。“99%的信托公司都这么干。”一位信托行业内部人士说,“对阳光私募产品来说,信托公司就是个‘托’。”

  一位信托业内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对阳光私募产品来说,大部分信托公司并不具备资产管理能力。所谓的代客理财,透明化、保证安全的风控措施几乎形同虚设。

  [简介]崇尚中长线波段交易,善于把握股市节奏,每日送出热点个股!进入直播

  [简介]实盘交割单100%线年盈利,年平均收益高达40%。进入直播

  [简介]看大盘最精准最前瞻最直接,对个股非牛不战,出手必攻直击涨停。进入直播

Power by DedeCms